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頭條 >> 歐美 >> 内容

澳政党网评:邪教是新冠肺炎反华战的急先锋(下)

时间:8/9/2020 9:45:11 PM 点击:

  核心提示: 2020年4月22日,澳大利亚公民党(Citizens Party,前身为公民选举委员会)网站(Citizensparty.org.au)发表该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媒体发言人罗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长篇评论文章《疯狂大纪元:危险反华战争议程的急先锋》(Loony Epoch...

2020年4月22日,澳大利亚公民党(Citizens Party,前身为公民选举委员会)网站(Citizensparty.org.au)发表该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媒体发言人罗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长篇评论文章《疯狂大纪元:危险反华战争议程的急先锋》(Loony Epoch Times fronts dangerous anti-China war agenda),文章指出,“法轮功”邪教组织喉舌大纪元就新冠病毒疫情在英美等国暴发之际,假借新闻之名,极尽搅动反华之言论。

澳政党网评:邪教是新冠肺炎反华战的急先锋(下) 

罗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澳大利亚公民党(前身为公民选举委员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媒体发言人、国家研究主任、公民选举委员会周刊《澳大利亚警报服务》(Australian Alert Service)主编


武汉实验室的谎言


当新冠肺炎在英国和美国暴发时,仅仅是谴责中国政府谎报真实数据以掩盖政府治理不利已经远远不够了。盎格鲁美利联盟的战党派系开始指责中国,要求中国赔偿因疫情对英美造成的损失。


大纪元以一部所谓纪录片将一个早期的阴谋论“冷饭热炒”,即新冠病毒若不是从中国唯一的P4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无意泄露的,就是被有意放出的。

澳政党网评:邪教是新冠肺炎反华战的急先锋(下)

大纪元的视频转向关注素有“蝙蝠女侠”之称的石正丽,称其为新冠病毒的创造者。然而,石正丽涉及该领域的研究实则是和美国有密切合作的。原文配图


本文撰写之时,大纪元名为“追踪病毒源头”的纪录片已于4月7日在网上首播,且迅速走红。在“法轮功”所属新唐人电台(New Tang Dynasty)油管账号上,该片有350万次观看。新唐人电台拥有32.6万粉丝。该片播出后,《华盛顿邮报》4月14日藉此发表报道,提到2018年美国匿名电报对武汉实验室的安全标准表示担忧。次日,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特朗普政府官员要求中国“坦白”。


其实,只要对疫情和政治有所研究的人,都能轻易地看出该片的漏洞,给予反驳,而普通观众则容易上当。篇幅有限,不便在此反驳缀述。我更想说的是,正是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US 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马克·米勒(Mark Milley)将军本人对《华盛顿邮报》重申,美国国防部的证据权重显示,病毒来源于自然。美国国防部应该知道,美国实验室在美国国防部的允许下开展此类研究,正如中国实验室也是在政府授权下进行的一样。最重要的是,中美两国之间是有密切合作的。


有个重要细节值得一提:大纪元故意隐瞒事实,有意“曝光”此类研究是由国际蝙蝠新冠病毒顶尖专家石正丽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带头研究的。


2014年,出于安全考虑,美国奥巴马政府发布禁令,宣布中止对SARS、MERS和禽流感等病毒进行功能获得性改造等类似研究资助。大纪元却对此事小提大作。功能获得性研究旨在增强病毒的传播性和致命性,以研究出人体对病毒的免疫方法。此类研究,有可能会发展成为生化武器。


预防此类研究演变成生化武器,是全球所有P4级别研究所共同的努力,包括派遣本国顶级科学家到他国研究室参与工作。万一这些加强型病毒不经意间从实验室流出,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生物研究安全性是永久的担忧。


大纪元既没有指出奥巴马政府停止此类研究资助,是担心本国实验室的安全,而非中国的,也未提及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已经取消对功能获得性改造等研究资助的禁令。2017年12月19日,《美国新闻与世界


相反地,大纪元却将矛头指向石正丽于2015年11月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Nature Medicine)上题为《在蝙蝠中传播的冠状病毒构成的一个类SARS病毒簇可能在人类中流行》(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的论文,企图“揭露”石正丽正在开展功能获得性研究,包括创造一种嵌合病毒以及从不同动物病毒身上重组蛋白。这些病毒更容易感染人。


配着惊心的音乐,大纪元称这篇论文来自于“石正丽和她在武汉实验室的团队”,却故意隐瞒了这篇论文共有15位作者,只有石正丽和她的同事二人来自武汉实验室。15位作者中有12位来自美国,他们大多来自北卡罗莱纳大学最前沿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传染病研究室。


主战派

这部大纪元视频暴露出来的是,它强烈依赖那些激进的反华人士,包括章家敦和前美国空军上将罗伯特·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章家敦因2001年发表的《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书而声名狼藉。他在此书中预测,中国的经济危机最晚将在2017年到来。然而,别说是崩溃了,那时中国经济却是一路腾飞。


斯波尔丁,曾任美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主要负责美国对中国以及俄罗斯两国战略方针的调整。他同时也是美国“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组织(Committee for the Present Danger)的密切合作者。该委员会是美国新保守派于2019年3月成立的,成员包括诸如能为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编造谎言由头的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缩写NED)的代表成员。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美国政府为针对目标国家的“颜色革命”提供资金支持的组织,同时也涉入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UK’s Henry Jackson Society)的事务。这是英美建制中的战争派。


2019年,8月21日,一篇题为《美国资助反华邪教开展大型支持特朗普活动》(Anti-China Cult Gets US Government Money—Runs Large Pro-Trump Ad Campaign)的文章透露,美国新保守派政权更迭机器同样资助了大纪元和其他“法轮功”组织媒体平台。此文章正好解释了为何近几年来,这些媒体一直公然支持特朗普,以求能改变特朗普想与中国停战修好的初衷。他们多半是主战派,迫切渴望两国武装对峙。大纪元利用新冠病毒危险地破坏中美关系,正说明了除非他们的宣传被禁止,否则在我们意识到之前,全世界人民都会发现自己卷入了新保守派臆想的战争里。


切勿喝下“法轮功”及其大纪元的毒鸡汤

最讽刺的,“法轮功”这样一个坚信医学科学是邪恶的邪教,却甚是关心新冠病毒公共卫生安全。“法轮功”组织可是相信真正的外星人正接管人类的。1999年5月10日,“法轮功”组织头目李洪志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Time Magazine)采访时表示:“外星人传入了现代机械,像计算机和飞机。他们开始教人类学习现代科学,因此人们越来越相信科学,从而被精神控制了。大家都相信科学家是靠自己发明东西,但实际上他们的灵感是被外星人操纵的。从文化和精神的角度上来看,他们已经控制了人类。人类生存已经离不开科学。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代替人类。如果克隆人成功的话,外星人可以正式代替人类。”


澳大利亚人、大纪元记者本·赫尔利(Ben Hurley),曾加入“法轮功”长达十年之久,在亲睹朋友死亡后,离开了“法轮功”组织。随后,他发表了题为《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的文章。本·赫尔利在文中详述了他的“法轮功”朋友发现自己得了脑癌后,是如何拒绝就医的。他既没力劝朋友接受治疗,也不相信有肿瘤的存在(这是“法轮功”所不允许的)。本·赫尔利揭露:“‘法轮功’内部最邪恶的秘密之一就是,诸多学员死于一些本可治愈的疾病。”“许多‘法轮功’学员因此丧失了生命。这也是中国政府最早对‘法轮功’的批判——成千上万的信徒拒绝接受治疗,而死于一些原本可以治愈的疾病。”


澳政党网评:邪教是新冠肺炎反华战的急先锋(下)

作者:yuililyth 录入:yuililyth 来源: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