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念九字真言,师父醒了

小编 次浏览

摘要:修行之余,和一位同修畅聊人生,他问起,你认为生活中最让人沮丧的是什么?我当时怔了一下,又很快缓过神来,当即给出答案。最让人沮丧的,是自我否定。就像一个发明家,他的每一件专利都堪称不世杰作,但他自己却无法认可,甚至亲手毁掉。相信没有什么比那时的心情更沮丧了。我想说的是,师父亲传的九字真言被他自己否定了,这足以令我等大法弟子感到沮丧。去年11月,师父讲了新经文《醒醒》,在同修那里我参读了经文原文,我一

修行之余,和一位同修畅聊人生,他问起,你认为生活中最让人沮丧的是什么?我当时怔了一下,又很快缓过神来,当即给出答案。最让人沮丧的,是自我否定。就像一个发明家,他的每一件专利都堪称不世杰作,但他自己却无法认可,甚至亲手毁掉。相信没有什么比那时的心情更沮丧了。

漫画:讽刺“法轮功”对抗我防疫政策.png

我想说的是,师父亲传的九字真言被他自己否定了,这足以令我等大法弟子感到沮丧。

去年11月,师父讲了新经文《醒醒》,在同修那里我参读了经文原文,我一直用心的看每一个字,师父讲到有的大法弟子不做救人的事,长期干扰其他同修修炼,甚至在师父眼皮底下搞起男女关系,装的很精进,内心却是邪悟。我发自心底感谢师父这些当头棒喝,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助师救人才是我们该做的本分。

直到我出乎意料的看到了这句话:“有的人坚决不打防疫针,你还配做大法弟子么?”。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师父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大法弟子为什么要打防疫针?我们跟随师父多年,因为我们深信师父的九字真言,打防疫针是对一直以来同修们的虔诚和忠心的最大侮辱。我曾因质疑师父感到羞愧,甚至恐惧,担心自己无法修得圆满,但实在无法解开心中的迷惑。

如今,参照师父的新经文,我也不配为大法弟子了,我从未想过打防疫针。曾经那么多事实印证着师父的九字真言就是治病救灾的灵丹妙药。2020年3月,法国的塞维姆染上了新冠病毒,当时一位荷兰同修教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出所料,很快便可以吃东西、说话和正常工作,在摆脱药物治疗的前提下,真言将她从病魔的毒爪里解脱出来,一切恢复如常后,她自己都难以置信这个奇迹。同年6月,田纳西州64岁高龄的Do Minh Quan老先生在染疫后迅速出现呼吸困难,在治疗无效之际,在他最无助的时候,他的老朋友,同修Hieu打来电话,叮嘱他默念九字真言。老先生每天除了休息时间之外,都在诚心默念真言,果不其然提早出院,甚至在一个月后就恢复如常。大法救助世人的事实不胜枚举,师父九字真言的神力,真善忍的无穷能量令所有大法弟子不胜荣光。

然而,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开始令我困惑迷茫。师父母亲的去世和香港简洪章会长、台湾张清溪会长等杰出师兄的相继离世令我费解,如此出类拔萃的大法弟子为何也难逃生死轮回?当时我自觉顿悟,认为师兄们的离世是成就了大果位,飞升成为高层生命,去到纯正能量的宇宙,这是大圆满的见证!直至看到这篇新经文,我才真正明白,我实在是自欺欺人。其实,我曾听到一些同修议论过,师父早在2年前便感染了病毒,只是我始终不敢和他们讨论争辩,我觉得任何有关这件事的言论都是对师父的不敬。于是我一直在心里默念九字真言,相信师父绝对不会有事。现在看来这传言是真的,新经文也成为了真正的棒喝,一瞬间的变故让人难以置信。

现在我知道了,师父内心一直承受着打击,只是始终把痛埋在心里,不好表现出来罢了。师父必定耿耿于怀无法令师兄们起死回生,直到他自己都无法抵御病毒的侵蚀,他才不得不伪装放下一切,开始以救助世人的名义要求弟子们打防疫针,要求弟子们在疫情中摆正自己。我只记得师父说过,只要虔诚修习大法,便可在地狱中永远除名,只要虔诚修习大法,师父便可治愈一切疾病痛苦。难道我们对大法的虔诚,对师父的忠诚不二的位置摆的还不够正么?我们不能自欺欺人,自相矛盾的事实摆在面前,师父不得不自我否定,九字真言不复存在了。从疫情爆发开始,虔诚的同修们始终拒绝隔离,走上街头,一心用大法救助民众,我们从未惧怕新冠病毒,在大法弟子的眼中,任何病毒细菌都视为尘埃。现在看来我们的行为是愚蠢的,我们对师父的忠心更加愚蠢。师父自顾不及,连身边最重要的人都无法救助,我们又怎么可能得到庇佑?

同修们,师父的《醒醒》才是真言,是棒喝!我们真的要醒过来了,因为师父自己先醒了,我们无力再执着。同修们要走好今后的路,要赶快打防疫针,不要再痴心妄想免疫病毒,不要把再希望寄托给已经“醒来”的师父了。


随机内容